中国家具选择新道路

改革开放20年以来,我国国民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国民生产总值(GNP)的增长速度于1978-1988年间为10%,1989-1990年间为11%,1990年虽回落为4%,但1991-1995年又升至11.6%,1996-1998年间仍保持在8%左右。家具作为民众的大宗消费品,在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住宅建设快速发展的情况下,市场容量巨大,行业的平均利润率远高于社会平均利润率,因此家具行业是各行业中资本投入和规模扩充最为突出的一个。80年代初,全国的家具企业为3500家,从业人员30万人,总产值53.6亿元;至1998年,全国家具企业已达30000家,从业人员200万人,总产值870亿元(我国当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为79553亿元);而出口的增长更为惊人,1990年,我国家具出口额为2.08亿美元,1998年就接近20亿美元。我国家具业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是一个超常发展的行业。尽管如此,我国由于人口众多,人均家具消费仍不足8美元(60-70元),不足巴西、菲律宾、泰国等发展中国家人均消费25-27美元的1/3,从总量上来看,我国的家具业仍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从市场的销售增长来看,1998年的销售增长仍维持在12%。
    另一方面,我国的家具业现在正面临着强劲的国际、国内竞争压力:国际上,东盟国家正在争夺我国的中、低档家具市场份额;而欧美国家正在抢占我国高档家具市场份额。我国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家具关税将从目前的22%在数年内逐步降至为零,这为国际家具业提供了更有利的市场契机。在国内,现阶段生产能力已超过市场容量,加之东南亚各国的货币贬值,人民币十分坚挺,出口受到影响。
    我国家具业前一时期的发展特征是重复建设,产品结构雷同、劳动力低廉,市场迅速扩展。随着我国“短缺经济”的基本结束,家具业的原有发展背景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必须告别主要依靠高投入、粗放式外延扩张来实现产业增长的方式。今后的增长将主要依靠技术进步来实现,包括现代生产技术、经营管理和营销等诸方面,这是一场在较高层次上的竞争。我们面临新的选择:
    1.在下一世纪国际家具业的垂直和水平分工中,中国家具业将如何定位。从垂直分工来看,是在高档产品中,主要作为“OEM Country”(照样加工国),还是作为有自己品牌的,在国际市场中有一定地位的家具制造大国;从水平分工来看,我国的家具的一部份产品是否能做到“人无我有”,它们在国际市场中不可替代,例如中国传统风格的家具,明式的或清式的等等。
    2.中国家具的设计目前处在模仿阶段,任何一个走向工业化的国家,在发展初期都不可避免这个过程。但是在模仿中也有两种选择,是真正地领会西方文化的底蕴,掌握西方造型艺术的精髓,做到“形象神似”,从而在市场上能以“假”乱真,能与被模仿的产品一较短长(我们毕竟还有地理经济优势);还是在外观上硬性模仿,结果是“画虎成狗”,永远跟在人家后面“东施效颦”,最终被淘汰。
    3.中国家具最终要走出模仿,要创建中国现代风格。因为任何一种工业产品,没有自己的设计,就不可能有自己的品牌,也就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市场份额,这在新一轮的国际市场竞争中更是如此,我们必须直面这种严峻的现实。无论怎样,我们必须赶快做起来,而且以中国的国情作为起点做起来,这是不容迟疑的。
    4.中国的家具业将成为世界家具制造中心之一,这是国际家具业分工的必然结果,也是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必然的结果,我国的家具业要成为现代产业,就必须遵循产业工业化的发展规律。它要求采取现代化的作业方式,也就是高度专业化的生产,这就需要实现规模经济和专业化分工。这对我国家具业相当离散、基本没有专业分工的现状提出了挑战。
    5.家具业与其它传统产业不同的是,它是横跨工、商两个行业的产业。在市场经济的体制里,市场是决定生产的,称之为市场导向。现代化的生产,必须辅之以现代化的营销。在“供过于求”的市场条件下,没有流通领域的突破,生产难于进一步发展。我国的家具业虽然已基本实现“大市场、大流通、大贸易”的格局,初步形成了我国特有的销售体系,但是我国在对国际家具市场的研究、开发方面非常贫乏,现代营销方式基本没有形成,多为比较原始的直销或租赁商场营销,尚未有成批的专业家具批发或经销商,商业风险直接转嫁在生产厂身上。这种流通格局显然有悖于国际惯例,对我国家具生产企业的发展牵制很大,也很难使我国家具业在国际市场上进出自如,大显身手。中国家具协会流通委员会已经成立,这表明我国家具业已开始重视这一方面的问题。但是,关键的是如何通过市场经济机制来培育中国的家具现代营销体系。这种选择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比家具生产上的问题更加重要。
    一个产业实现现代化是一个十分庞杂的课题,远非一篇短文所能胜任。上面提出了一些选择的方面,很可能是挂一漏万的。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不揣浅陋,提出一些选择的思路,求教于业内人士。
    家具是一种深具文化内涵的产品,它实际上表现了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消费水准和生活习俗,它的演变实际上表现了社会、文化及人的心理和行为的认知。改革开放以来,西方文化的大量导入,现代的中国人已开始认同多元的文化,但是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中西文化的交融与冲突更显示出多采、复杂的一面。不管怎样,中国已经把现代化作为走向未来的目标,而多元文化就必然成为我们的选择。多元文化一方面以现代化的时代要求作为价值导向,另一方面它的具体建构却只能付之于特定的民族形式。这种中国现代风格家具的文化背景要求中国的现代家具应以中国的民族形式,体现现代化的功能和艺术需求。中国的家具业在下一轮的竞争中要稳操胜券,必须在家具设计方面取得突破,要从所谓“新潮家具”的围城中走出来,从模仿中走出来,以中国民族文化为载体,建立起中国的现代风格。
    我国的家具产业主要由“小而全”的众多中、小型企业构成,这种结构从规模上来说并无不当,问题在“小而全”上,没有实现专业化分工。现代产业要求规模效益,同时又要求有高技术含量的加工作为支撑,前者要求有很高的投资/劳动力比,后者要求有很高素质的劳动力,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未免过于牵强。因此,只有分工,“各司其责”,才能在产业中“各得其所”,在产业的共同利益中“双赢”。这一点在全行业中不无共识,问题是怎样组织和协调各自的利益,去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期待通过市场机制,兼并、重组、破产后再去“分久必合”。产业结构的重组和优化已成为下一世纪中国经济发展最迫切的问题,中国家具业也不例外,因此,我们必须加快家具业的结构调整的步伐。
    面向21世纪,知识经济在全球的范围内蓬勃兴起,这对我国家具业也提出了新的挑战。知识经济是建立在知识和信息的生产、分配、使用基础上的经济形态。作为高技术及其产业发展的必然结果,知识经济的突出特点是:经济发展直接依赖于知识和创新,劳动、资本等传统生产要素在投入中的比例明显下降;知识领域的重大突破决定着相关产业的兴起和发展,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就会取得市场竞争的主动权;科技发展和知识更新的速度加快,产品生产周期缩短,技术创新的风险加大;以尽可能少的自然资源和最大可能的知识应用,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传统产业的家具业,在这样的经济形态下,主要是利用高新技术来激活自己,如利用计算机技术,加快计算机辅助设计(FCAD)、计算机辅助制造(FCAM)和计算机集成制造(CIMS)等技术革新;利用材料学和机械设备的高新技术,进行产品的更新换代,实现产业结构和技术的升级。在这一方面,特别要强调产业的整体创新能力,在高新技术的应用上,要有自己的“技术诀窍”(Knowhow)。
    在新的世纪,我国家具业必将有更大的发展,但是,我们必须选择新的发展道路,要建立起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设计,要全面地实现工业化进程,在国际家具市场中要有中国品牌的家具。中国家具业必将成为国际家具业最重要的成员之一。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