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时代”——面对经济时代的思考

“知识经济社会”一词经90年代联合国及经合组织研究确定,1997年克林顿总统演讲中公开采用。到1998年“知识经济”在我国已近家喻户晓。当今世界虽然把信息、能源、材料并列称为三大地球资源,但信息只是构成知识的原料,知识才是产品,才是推动未来世界经济秩序发生重大变化的主要动力。
  比如在国外买家具,销售人员一定会详细告诉你这套家具的名称性能特点,是谁设计的,是哪家厂生产的等等。如果是名师设计、名厂制造的,价格一定不菲。某个国家生产的家具世界闻名,人们可以说这个国家的家具业已走入了“设计时代”。而产业结构形成金字塔式的布局:处在顶尖层的是由国际著名设计师设计、由名厂制造的家具,中层是高中级家具,下层是普通家具。中国人口众多,是家具消费大国,也是家具制造大国,中国难道就不能成为家具设计的大国穿着中国服装设计师设计作品的模特儿已经成功地在巴黎的T型舞台上亮相,服装业的成功难道不是我们家具业的追求服装业与家具业毕竟还是能容纳较多劳动力的行业,而且我国沿海发达地区的家具制造业也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和水平。但是,因为缺乏设计的带动,造成低水平的仿制、低价竞争的局面:款样上变来变去,实质上并无提高。结果是消费者买不到称心的家具,生产能力却出现了用“过剩”。 
  我国的家具业和服装业是外商看好的行业。由于外商投资的带动,不少内资厂也纷纷进行了技改,具备了制造高质量家具的能力,但由于设计和管理跟不上,所以高质量的产品还是出不来。是产业结构上有问题还是人们在观念上或教育素质上落伍了我看两者都有问题。工业化和市场化的进程,将使产业走向更科学合理的专业化分工和资源的优化配置。十年前我曾提出专业化分工要走“部件就是产品”的路,许多业内人士己认识到这是改变我国家具产品及产业结构的关键。但从家具业的生产关系来看,其生产要素即资源的配置,也是不合理的。特别是设计资源,一是人才的总体水平不高,二是大多被圈定在企业内。当然,在现代化装备的企业里,对设计人员学习并掌握先进的制造知识是十分有利的。但是,企业经营者们是否愿意把这些己学到生产知识的设计人员放到社会上去当然只是放,也就是说,他想走就别拦他,甚至还愿意资助他们去开办个人的设计事务所。头几年可以通过合同的约束,让他们主要仍为原企业做设计,留给他们思考独立的设计道路该如何走的空间。当市场涌现了大批这样的事务所或设计公司以后,他们之中必然会有优秀的设计人才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这一着,应该是高明的企业家走出“欲擒故纵”的一步,让市场去培养出优秀的人才来。等到人才纷纷显露时,还可以到市场上聘回来。不是几个而是一批优秀的设计人才。与此同时,以零部件为单元的专业化、社会化配置也己形成,在知名企业的公司总部可能仅有总装车间,如果有条件再升级,就完全可以变成只抓设计和营销的高级公司,此时连总装都可甩掉。
  从设计人员目前的素质来看,特别是以21世纪如识经济时代的要求来看,差距还是很大的。并不是他们的才智不够,而是旧的体制和旧的教育方法束缚了他们的思想。他们只要参与竞争并不断学习新知识,就仍然会转变成适应时代的优秀人才。设计应该是一门学科,我赞成有人提出把它叫做“设计学”。知识经济时代更应是设计的时代,向国民普及设计教育,只有使民众的设计意识得到提升,双文明特别是精神文明才能真正见效。
  家具设计师应该重视知识创新的设计,重视“以自人为本”的设计,重视可持续发展的设计,追求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设计。国际著名家具设计大师,芬兰的库卡波罗先生对中国家具风格的家具设计怀有浓厚兴趣,正在尝试与中国方面的合作,大师的一些成名之作可以体现中国传统家具风格,但它却完全是现代北欧特色的设计作品。梁思成先生曾经提出中国的建筑设计师应该设计出“中而新”的建筑来,许多人都认为这是比较确切的提法。所以我想,当我们能大量生产“由中国设计师采用现代材料和技术,设计出具有创造现代新生活意义的,构成上既能体现中国之哲理又能让世人喜欢,因而不但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市场上能卖出名声来的家具”时才可以说我们已经树起了“中国现代风格家具”的牌子,中国家具业才真正进入了“设计时代”。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