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设计展示材质的美

在木材堆里长大的我,对木材有着特殊的感情和缘份,这使我走上了从事家具设计与制造行业。在我看来,美的家具,除了实用是其最基本的前提外,还必须具备材质美、工艺美和艺术美,三者是高度的和谐,缺一不可,其中材质美尤为重要。 
  享誉世界的明式家具,除了其完美简洁的造型,严谨合理的结构外,自然亮丽的质感是明式家具重要特征。而最受青睐的是用黄花梨木制作的明式家具,这是因为黄花梨木质地优美,它的色泽、纹理、气味等都是当时其它木材无法比拟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纹理美,不论是纵切纹和弦切纹都很流畅、生动、自然,有的呈现出行云流水的视觉效果,有的呈现山峦层叠的自然形式,有的则是云、是风的千变万化,给人思绪以自由奔放的涌动联想。由此受到古今中外收藏者的喜爱。这里材料的自然美也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随着科学的进步,新型材料的不断涌现,每一种材料都有其特有的个性,它给设计师带来了无限的想象力。20世纪初的钢管椅子,它的出现完全打破了原有木制椅子的造型,利用钢管的高强度产生了弯曲,形成了那个时代的风格,正是充分运用了钢管这一材料的特点与美--力量、挺拔与流畅。40年代美国人发明的压模成型的胶合板椅,又创造出了一种家具风格。古今中外一件好的家具都和材料的发现、利用、创造分不开,材料本身有其自然美,同时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家具的造型美。这里我又会重复美国的哲学家的思想:材料的审美效果是形式的审美效果的基础。 
  如何去发现材料本身的美,特别是木材,它是富有生命的材料, 如何通过设计去展示这种美,已成为我设计中的主题。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一家德国供应商那里深深地被一种木材的质地纹理所吸引,浅黄色的肉质,深咖啡色的年轮线,特别是斜径切的纹理,更是漂亮无比!一种创作的冲动油然而生,如何根据这种木材的特点,将其自然的美,运用不同的切面所表现出来的木材肌理,通过家具的设计展示给生活。我以椅子为题目,研究如何将这种木材的审美效果表现得更好,除了对木材本身留意它的取材切面外,还要借助设计造型。在我的设计作品一一椅子雕塑1号的设计过程中,我又将如何把现代科技的材料与自然的材料相搭配,将两种或几种截然不同的材质进行组合呢设计中,我采用了一块透明的压力克板材,设计成符合人体工程学的靠背,并将其延续到地面,起到连接二块用木材制成的三角几何体的结构功能;由于椅子座面也采用压力克(透明),并将透明的靠背、座面的边线进行棱面处理,通过光的折射,让其透出浓浓的现代气息,同时又能将木材的肌理效果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椅子雕塑2号的设计中,将椅子的后腿合并为一,然后从不同方向将其处理成8个块面, 目的也想从不同的切面将木材的自然美充分地展示出来。 
  工艺美始终贯穿家具的历史发展。从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倡导者威廉莫里斯(WI LLL I AM M0RRS 1834-1896)强调手工产品淳朴与自然手工工艺美,到"包豪斯学院派"很好地把艺术和机器成功地结合起来,其最终的目的还是通过人类的传统工艺和现代技术去把材料的美充分展示出来,同时也展示了自身的工艺美。犹如一颗耀眼的钻石,如果没有身怀绝技的工匠,如果没有现代科技的切割打磨设备,哪怕其本身再美,也不可能闪闪发亮。 
  因而做为一个设计师不仅要熟悉自然的、科技的材料,而且必须熟悉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的工艺,以便在设计中能把不同的天然材质及科技材料的质感、光泽、肌理,自然地表达出来,将美带给生活,让美走进生活,从而提高人们生活的品质。 
  最近我在"乌金木"系列产品的设计中,不断地寻找灵感,同时在这个设计过程中,不断吸取家具设计发展中一些大师的智慧、思想,使我有了这么一种体会一一 
  如何把传统的工艺与现代技术相结合; 
  如何把自然的材料与科技材料相搭配; 
  如何把地域的文化与现代气息相融合。 
  这种体会成了我目前设计思想的主题。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