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切莫虚度“过渡期”!

加入WTO后,面对外来竞争压力,做好适应性调整和准备,是取得长期发展和增长效应的关键。由于降低了外国商品、服务和投资进入我国市场的“门槛”,在对外竞争能力不平衡的情况下,无疑会对我国经济带来严峻的挑战。 
  还好,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要在5年后全部兑现,这意味着我们还拥有一个“过渡期”的“热身”机会来练好“内功”,努力工作,趋利避害。 
  未来5年是我国市场化改革的关键时期 
  按照原定的进程,我国确立了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时间表,即最迟到2015年,建立起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加入WTO,将使我们加快完成这个时间表。 
  我国承诺在3年—5年时间开放服务领域,这就锁定了中国开放的跨度,至多在5年里,必须要按照承诺全面开放。在全面开放的要求下,电讯体制、保险体制、银行体制等各方面都要进行相应改革,与此相关联的政府的行为、政府的管理、企业的管理体制改革成为必然。同时市场化改革的速度将更快,标准将更高。未来的改革将按照WTO的规则进行,按照与世界贸易体制接轨的要求进行。 
  因此这个“过渡期”,也是我国市场化改革的关键时期。它意味着我们要真正解决现存的各种“体制瓶颈”,改变经济中存在的各种弊端,就必须建立起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市场体制和机制。这个体制转型的新基准,不仅要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内在要求,符合建立比较完善、规范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战略目标,还要应对世界性结构调整、经济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挑战的需要。只有完成全面的体制创新和转型,加入WTO的长期增长效果才可能真正显示出来。 
    对于各类企业来说,由于外来竞争压力,在“过渡期”内抓紧学习和吸收世界最新创新成果,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改善供给结构,并形成创造新的需求结构的能力,是必须要做的事。我们承诺,入世后3年,除极少数例外,所有的企业将有进出口商品以及在关税领土内进行贸易的权利;农产品的平均关税将下降到15%,工业品关税将平均下调到8%至9%;电信领域里,外国服务商将被允许在中国建立合资公司,且不受数量方面的限制;保险领域里,外国保险公司可以来华建立其非寿险子公司或者合资公司,入世5年后,将允许外商建立全资的外资子公司;银行领域里,外国金融机构将被允许在中国提供外币服务,而不受顾客方面的限制。入世后5年,外国金融机构将被允许向所有的中国顾客提供人民币服务……  我们的企业不得不面对空前的竞争,但也只有在竞争中形成我国企业的核心竞争优势,在开放中增强企业抵御和防范风险的能力,在发展中掌握社会化、现代化大生产的经验,才能获得长期增长的实力。 
  正视“过渡期”的机遇与挑战 
  善战者谋势。面对WTO,分析利弊可以看到,我们面临的挑战可谓多矣:体制的冲击、进口的冲击、国际资本的冲击以及各种不确定性的冲击。由于加入WTO后,一方面要执行国际规范和WTO规则,另一方面又要逐步调整我国改革的政策环境和体制、机制,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摩擦和冲突,这也增加了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和政策调整的难度。 
  化解外来冲击的核心是利用我们的比较竞争优势。兵法有云,“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入世以后,国家发展战略必须做出重大调整,在全球范围内充分发挥比较优势,补足比较劣势,动员一切可利用的积极因素,趋利避害,在开放和改革中实现我国经济的战略性转型。 
  比较优势不但有一个发现的过程,还有一个艰难培育的过程和转化成竞争优势的过程。在这里,最重要的是形成一个有效率的市场环境。 
  各国在全球分工体系中的竞争,本质上是各国市场有效性的竞争。而政府的有效性与市场的有效性是相辅相成的。一方面政府有效性将推动市场有效性,另一方面政府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也要通过市场有效性来体现。在我国,有着多年计划经济传统的政府部门尽管已在很多方面改进了自己的行为方式,朝着市场经济的方向不断靠拢,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其行为仍有审批经济色彩。在“过渡期”中,政府部门要加快改革,制定的规则必须按照一套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运行,一个突出特征是要求给予市场主体以相当的自主权,这就要求政府应当将主要注意力明确无误地放到创造有效率的市场环境上来。 
  在最近的报道中,有这样几条信息。一是为适应入世后职能转变,深圳市政府决定用3年—5年的时间完成政府机构和行政行为的“九个法定化”,提高服务水平和行政效率。二是为入世做法律准备,北京立法将根据新形势随定随修。这都是让人欣喜的变化。我们一直说要切实转化政府的职能,这“切实”两个字就落在政府如何为企业服务、为人民群众服务上,正如龙永图所说:“一个政府工作的成败,一看就业、二看税收,这是国际上通用的考核标准。” 
  对于行业来说,一方面入世以后,一些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出口产业将是受益最大的行业,其中以服装、纺织等长期受到国外进口配额限制的优势出口行业受益最大;另一方面入世以后,最不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其中大部分是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行业,如汽车、电子、精密仪器制造、化工、制药、通讯设备制造等部门将会面临高质量、低价位的国际产品竞争。在5年的缓冲期里,我们可以做的是逐步根据不同领域的特点和我国企业的竞争力状况,对国内不同所有制成分的企业实行市场准入。在传统垄断领域,如金融、保险、能源、电信、信息等行业,可以考虑放宽进入标准,以增加这些领域的竞争强度;在竞争力相对薄弱的农业、零售批发、汽车和装备工业等产业,应尽快培养一批能与跨国公司竞争的对手。实施这一步骤,应考虑安排在对外给予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之前的2年至3年,为不同行业和领域设立一个不同期限的适应期。 
  对于企业来说,就是要加快推进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的市场化改革。这项改革已到了最关键时期,已关系到它们未来的兴衰。现在看来,国内市场竞争强度高的行业,抵御外来竞争压力的能力也强,即使是国有企业,凡是市场化程度高的企业,竞争力也强。竞争力最薄弱的领域,也是市场化程度最低的行业。因此在5年“过渡期”内,一定要大幅度减少行政性干预和市场管制,让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能够优胜劣汰。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